一个传播旅游摄影的乐园站内搜索 查询
首页 -> 旅摄园地 -> 看看大凉山的孩子们每看一眼都心酸
看看大凉山的孩子们每看一眼都心酸 来源:国际旅游摄影网 日期:2019-01-10 19:08:20

今天早上,我洗完衣服,去街上吃饭,吃晚饭后,准备去教育局商量事情。把今天上午的所见,用镜头记录下来。


    


    路过菜市场,看到很多卖土豆的,今年的土豆丰收了,仔细看,有男人吗?
   

    一种不知名的野果,一元一杯子,我买了几元钱的,酸甜味。

    

    卖柴火的妇女,我通过翻译问她们,她们是特木里镇地木村的,走到县城要用三个多小时。3个多小时啊,背这么一堆柴,给你1000元你能背过来?这些柴火最多能卖40元,我问她们吃饭了吗?她们没有,我每人给她们买一个馒头,一根油条,她们很高兴

    

    教育局门口,又遇到一帮

    

    我从教育局办完事出来,她们依然在,正对这个年龄是47岁,我给她买的馒头和油条她没有吃,准备带回家给孩子吃


    在我给她们买油条的时候,一个小姑娘用汉语问我是什么地方的,我回答是北京的,(告诉她大连她也不知道),小姑娘又问我来干什么,我说是来帮助孤儿上学的,小姑娘立刻眼睛一亮。拉着我的手哭起来了,她告诉我她在特木里小学的孤儿班上学,4年级了,家里有一个弟弟妹妹,也想来我们办的孤儿班上学,我为难告诉她,我们的孤儿班现在已经62个人了,严重超额了,她哭着请我帮助她弟弟妹妹,我说我最多能帮助一个,要那个上?她说要弟弟上,我问她你弟弟大还是妹妹大,她说弟弟大,我说为什么不让妹妹上?她说妹妹将来要嫁人,她爸爸死了,妈妈跑了,就爷爷奶奶和她们三个,妹妹还要帮助爷爷奶奶种地..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我给她和弟弟买了两个面包和10元钱的蛋糕,女孩把那个面包两口就吃完了,剩下的一个给了弟弟,蛋糕舍不得吃,说要给奶奶爷爷和妹妹吃

    

    我让她带路,到她家去,注意看,孩子的一条腿粗一条腿细..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她们的村子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家是的一个孩子已经被我们的孤儿班录取了

    

    其实,这里的生态真不错,青山绿水,可惜的就是愚昧和落后

    

    又遇到一群打柴的女人和女孩

    

    她妹妹高兴过来接蛋糕

    

    这是她们的家

    

    家徒四壁,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孩子得了一种怪病,一生下来就这样,她一开始说自己有残废,我还纳闷,我想把她带大连,检查下是什么病,能否治好,但是很犹豫,

    

    弟弟妹妹在玩耍

    

    邻居听说我们招收孤儿,立刻带一个给我们,我遗憾告诉他,特木里真还有70多个孤儿男孩,我们都没有能力帮助,我们优先帮助女孩,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女孩11岁了,一直没有读书

    

    回来又遇到这些被沉重压迫的女性

    

    这条路,她们走了几千年,是一条彝族女人的血泪之路.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z在阿牛家门口等他的时候,把包里几个烂掉的水果扔路边了,几个孩子立刻过来抢,仔细看这个女孩,我去年冬天的时候,拍过她,冬天早上穿拖鞋背着弟弟

 穷与苦

    那是我见过最穷的地方,如果不是调查采访,我可能永远也不会来这个中国最蛮荒的地区。马产平,距离西昌约五十公里,位于冕宁县沙坝镇玉马山村。

    

    茫茫大凉山,你可看见孩子们的苦难?

    

    说它穷,首先是因为跋涉近三个小时的山路,我们才见到第一户人家。展现在我们眼前的一幕,我似乎看到了非洲的难民挤在狭小肮脏的窝棚当中。几个孩子在地上乱爬,

    

    屋子里面散发着让人作呕的气味,苍蝇蚊虫乱飞。类似于盛装猪食的泔水桶,与生活用水堆放在一起,一开始我真的以为那就是他们的粮食,后来听何老师告诉我们说他们的口粮主要是土豆,和玉米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七口之家睡在窄小的两张床上。床上铺满了稻草,和一层薄薄的褥子

    

    家里唯一的象征性家具可能就是装碗的柜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借着屋子里昏暗的几乎不起作用的灯光,我们看到床上还有一个婴儿在睡觉,小孩只有一个脚上有鞋子,其实鞋子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摆设。

    

    庆幸的是这个家里最大的孩子在上学,上学对于这里的孩子来说无疑不是一种梦,能上学的孩子就是一种幸运,但是上学的孩子每天早上五点就要从家里出发,跋涉近三个小时,才能保证上学不迟到,对于一个7岁的姑娘来说,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无奈的酸楚。穷的第二个方面是,走访到的人家,几乎穿的都是拖鞋和军胶鞋。相比之下有军胶鞋穿,在崎岖的山路上是一种幸运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个能够上学的小姑娘,穿着裸露脚趾的拖鞋在山路里跋涉的时候,脚下的感觉我不说你也知道。我们爬了3个小时的山路,脚下就隐隐作痛,更何况是他们。

    

    相比较鞋子的破烂而言,衣服的褴褛,是不足以帮助他们抵御山上刀割般的寒风的。衣不蔽体可能言过其实,但是衣衫褴褛可以准确的形容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

    说它苦,是体现在住宿的简陋。我们住在山民的日阿火家中,晚上阿火从屋子里拿出一个大口袋,把我们领到了一个低矮的土坯房里。阿火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被子,供我们御寒。我大致看了一眼我们住的地方,牛棚,就是一个牛棚。

    我从来没有想过会住这种地方,盖着潮湿的被子,耳畔萦绕着老鼠爬房梁的稀稀疏疏的声音。我们一夜未眠。

    

    苦。第二个方面是吃。在的日阿火家里。阿火蹲在地上为我们准备晚饭,土豆,一篮子舍不得扔的发芽的土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问阿火,是不是经常可以吃到米,阿火说:岁数太大,背不上来,一次两人只能背三十斤。何老师告诉我们,他们一年几乎所有的口粮是玉米和土豆。山上养的牲畜拉到山下,山下的商贩,会把价钱压得很低,但是因为没有能够获取金钱的渠道,他们也只能把牲畜卖给当地的商贩。他们在用获得的仅有的钱买一些油盐米面。我不能说那是我吃的最好的一顿饭,我只能说那顿饭让我很难忘。其实现在想一下,我们住的地方也不是很差,因为,阿火已经把最好的地方留给了我们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回到成都,我忘不了我们沿着山路下山时,山岗上的阿火在那里屹立翘首远望。一个花甲老人,在一个被遗忘的地方,做着苦痛的生存挣扎。回到学校,几乎每人身上都起了湿疹。随行的更有甚者,身上出现了浮肿。我很感慨,我们是幸运的,幸运的地方在于我们有地方可以休憩,有家可以回。但是对于他们而言。下山仅仅需要三个小时的山路,却是第三世界和第一世界不可逾越的鸿沟。

    我曾经问过阿火,什么对你来说最重要。这个66岁的老人猛地喝了一口酒,慨叹出了内心的无奈。原籍在喜德县,因为土地不足,别人告诉他这里土地很多粮食很多。于是就搬到了马产平。十三年过去了,马产平依然贫瘠,原籍户口也被注销了。从此两人成了黑户。和整个马产平700户一样,变成了盲流。在户籍管理极其严格的中国,它捆绑了太多的利益。没有户口,即便你能走出大山,你又如何融入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在城市里,有好多人为流浪的猫狗而潸然泪下,但是又有多少人为那里的流民而流过一滴眼泪。山下是良民山上是流民。这就是第三世界的中国折射出来的痛。我没有把他们的苦难当成我吹嘘的谈资的权利,但是我有将那里的生存状况告诉大家的责任与义务。

    让更多的人关注马产平,让他们得到重视,是让他们更好的活着并且有尊严的活着的最有效的方式。

  唉,大凉山的女孩..........


作者:一米阳光220     国际旅游摄影网提示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
国际旅游摄影网,一个传播旅游摄影的乐园!

[ 责任编辑:国际旅游摄影网 ]
最新评论
加载更多
关于我们| 团队荣誉| 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| 招贤纳士| 联系我们
Copyright @ 2015- 国际旅游摄影网 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客服电话:010-53682893 邮箱:gjlysy@163.com
地址: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站前路11号A112室   邮编:102206
本网站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,如果侵犯,请及时通知我们,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