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传播旅游摄影的乐园站内搜索 查询
首页 -> 摄影资讯 -> 2019年,大凉山荞麦熟了
2019年,大凉山荞麦熟了 来源:国际旅游摄影网 日期:2019-07-13 17:26:54

西风吹荞麦黄

西山的阿细秋收忙?

赛赛 今年咱庄稼收成好哎?

收成好哎 家家粮食堆满仓哟 满仓哟?

沙里未沙乌未沙?

跳到个月亮缺了又重圆

跳到个花开花落荞麦黄?

――彝族民歌《阿细跳月》

大凉山荞麦熟了(白英摄影)

大凉山,这里是中国西南部腹心一块神奇美丽的土地,山与山白云相连,坝与坝绿水相依,人与自然和谐相融。千百年来,一代又一代彝族人民,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繁衍生息。每年立秋前后,便是大凉山荞麦成熟的季节了,漫山遍野麦香飘飘,涌动的麦浪把大地染成一片金黄,黄的殷实,富贵,篷勃;黄的翻江倒海,惊心动魄,金光灿灿。在彝人眼里,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,一个热闹的季节,一个激动人心的季节。

收获的季节(白英摄影)

秋色大凉山(白英摄影)

金色凉山 金色荞麦

从西昌出发,沿S307省道向大凉山进发,凉山彝族自治州位于青藏高原东缘横断山脉北段,往四川盆地的过渡地带,北起大渡河,南临金沙江。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,被誉为“南方丝绸之路”的古“蜀身毒道”、“ 灵关道”蜿蜒于崇山峻岭之间,北达巴蜀、中原,南通边陲、外邦,古桥驭水如故,栈道驾山依然。

行至凉山腹地昭觉县的洒拉地坡乡二担五村一带,立刻被漫山遍野的荞麦景色所惊呆。四周的山丘各式各样,蓝天、白云、金色的荞麦地夹杂着挖收土豆后的黄土地重重叠叠消失在天边,秋收的彝人们三三两两分布在不同颜色的地块上,堆积在身后的圆锥体荞堆密密麻麻,很是气派,地埂边点缀着一匹或两匹不同颜色的驮运马,人们有的割、有的打、有的筛、有的运,放眼望去,他们就像在天宫上作业,不管你怎么看都是一幅天然景致绝佳的油画。

每年七到九月是大凉山彝人收割苦荞的农忙时节,田地里肥肥的荞麦穗逐渐饱胀起来,宛若分娩前的孕妇,充实而丰盈。放眼望去,那连成一片的金黄给整个大地涂上了一层富庶与华贵。金黄色的荞麦地和收割荞麦的彝人形成了一道大凉山特有的风景线。一首流行在凉山民间流传的《苦荞之歌》这样唱道:“在那田地里,苦荞撒下地,生长绿油油,荞叶似斗笠,结粒沉甸甸,荞籽堆成山。老人吃了焕发青春,小孩吃了美丽健长。小伙子吃进手里,动手如刀;吃进脚里,走路如飞。姑娘吃进双眼,眼睛明亮有神;吃进头发,头发黑又长;吃进手里,指如嫩笋;吃进腰身,腰身如柳枝,容貌好似油菜花,醉迷多少男人心。荞啊荞,彝区之荞,养育之荞,健美之荞。”歌声表达出了苦荞与大凉山彝人的不解渊源。苦荞,这一粮食作物在我国高寒山区多有种植,它是一种不奢求的种子,不管再穷的土地上都能生长发育结果,给一丁点炭灰就能生长并且大获丰收。大凉山彝人都爱苦荞、崇拜苦荞、种苦荞、吃苦荞,苦荞就这样养育着一代又一代的大凉山彝人,健美着一代又一代的大凉山彝人。

收获的大地(白英摄影)

秘境大凉山(白英摄影)

赶马车的彝家女人(白英摄影)

挥汗如雨 抢割荞麦

好年景啊!年景好,空气都是甜丝丝的,田间地头,能听得见开心的笑声;顺着风,还能闻得见汗水的咸味;从身边走过,亦能感觉到躯体的阵阵热浪。我走到一片荞麦地畔,放眼望去:绵绵长长、黄褐色、带有斑斑黑点的荞麦田,一浪接一浪,在秋风中滚滚而来。麦浪的尽头,是几个弓着身子的收割人,还有一个背着孩子在捆荞麦的妇女。就象潮水来时,挑起浪花的船夫,几个身子的起伏,镰刀在阳光下闪亮着,几条弧线划过后,几重麦浪就乖乖地躺在脚下。

这是彝族的一家子,当家的汉子,黑黑的脸庞,四十多岁。他的婆姨,弓着腰身,背上的孩子随着她的劳作一颠一颠的,仿佛是坐上了摇篮。至于年轻后生和姑娘,虽然眼神略显稚嫩,但也是用力地博战在麦浪中。一家人边劳作,边用彝语说笑着,虽然听不懂说的是什么,但看得出他们很舒心。印象中,收获时节的人儿,都是在阳光下挥汗如雨。在欢声笑语中收割,还是第一次看见,我笑着身一家人打招呼:“大哥,今年收成好吗?”?“好!”中年彝家汉子直起腰身,满脸的灿烂,阳光下那张脸愈发透着黑红的光。他边说边用镰刀向麦子根部猛砍,双手收回,前腿弓起,后腿迅速蹬地,双手顺势向前送出,眼前的荞麦顿时纷纷一起向前奔跑,瞬间,聚成一堆了。

我看着看着,不由得手儿有些发痒:“大哥,让我试试?”大哥一边示范,一边向我讲解动作要领,起初,我的双手和脚步配合不协调,显得有点手忙脚乱,不仅速度慢,荞麦也损失了一大半。彝家大哥亲自示范,他轻缓地伸伸双臂,镰刀在身前一划,几条弧线闪过,就收获了满满一抱的荞麦。我也弯下身子,右手握刀,向前划出,左手顺势揽过镰刀头划回来的荞麦,左脚向前顶住,右腿弯曲着,来回几次,也抱回满满一抱的荞麦。放下手中的镰刀,觉得手指是那样的僵硬。直起腰身,只觉得身体酸困后心情却是那样的畅快。

喜悦(白英摄影)

和谐悠然 收获荞麦

跟着彝家大哥一家人奋战在荞麦地里,时间过得可真快,不觉已是十点多钟日上顶头,一家人坐在地边稍事休息后,就准备开始打荞麦。大哥自我介绍叫海来哈古,话题也自然离不开彝家人和荞麦的故事:“收荞的时间比较讲究,割荞必须在晴天的10点钟之内,超过了10点你一割就落荞粒,若是雨天割收,荞堆就会发芽。割荞人必须两三点钟起床,备着干粮,在月光下摸着割,现在经济条件有所好转,家家都备有矿灯,方便多了。打荞就要在10点以后,让太阳把荞堆晒干,打起来省力,这样打收起来的荞籽存放多少年都不会变质和生虫。收荞的时间不能拖延,超过了收割时间就落荞籽,荞杆断倒,影响收成。”原来,收荞麦和打荞麦还有这么多讲究,我听了不住地点头。

不大一会,彝家大哥铺开一张白色的大编织袋,叫妻子抱一把前几天割下的苦荞放在上面,他用一根木棍轻轻击打了一下,“哗——”一声,荞粒奔落在编织袋上,那轻松的动作和哗然的声音是那样的和谐、悠然,我也想试一把,却把荞粒打飞出了编织袋,大哥诙谐地说:“这不是打铁,这么打明年的种子都剩不下几粒了,打荞就要把好力度,把好击打的部位。”说着,大哥和儿子开始挥舞起木叉击打一捆捆的荞麦,只见他们配合默契地轮番挑起荞麦捆,三下两下,一捆麦子的荞籽就落了下来,大哥叉起打过的麦捆顺势有力地挑向一旁。不一会,一大垛荞麦捆就打完了,编织袋上也落下了一大堆荞籽,只是混杂着不少的荞叶和碎荞杆,女人们双手把荞籽捧进筛子站起身来筛,在几个人的合作下,碎荞杆留在筛里,荞叶顺风飘去,荞籽落在编织袋上。打完荞麦,彝家大哥一家人把干净的荞籽装进口袋里,一袋袋地背到地边上的三轮车上。

“人类社会母至尊,各类庄稼荞至贵。”这是流传在彝族区的一句谚语,彝家大哥告诉我,彝区是上好的苦荞产地,荞麦和彝人的生活千百年来密不可分:“苦荞是上天恩赐彝人的食品和敬献品,可以生吃,熟吃可以做成荞粑、荞饼、荞沙、荞饭、荞粥等。当一个小孩呱呱来到这个世界,人们接待他的第一顿饭是苦荞。当一位老人默默离开这个世界,人们送别他的最后一顿饭是苦荞。当一位姑娘出嫁,来到婆家第一顿吃的是苦荞,第一天垫坐的是苦荞杆。一家人的财路顺利,要用苦荞敬拜;闹心事不断,要用苦荞摆顺……”是啊,苦荞是大凉山彝人的物质食粮,也是大凉山彝人的精神食粮。抬头向上,我极目长天,金色的大地让我敬重之情油然而生,凉山人坚韧,乐观,满足,充实,纯净,简单,但愿眼前丰收的土地,让他们永远活美好的希望中。

笑容(白英摄影)

攻略:

交通:西昌是在大凉山一带旅行的交通枢纽。西昌客运站(三岔口东路)有班车往返美姑、布拖、昭觉、雷波、金阳等地,班次很多。自驾西昌到昭觉沿S307省道100公里即到县城。

住宿:西昌住宿条件好,有各类宾馆,昭觉及各县城也有几家宾馆,沿路住宿不好解决。

特产:彝族服饰、银饰、彝族漆器等。

美食:彝族美食砣砣肉、砣砣鸡、酸菜汤等。

注意:民族地区要尊重民族民族习俗。

作者:白英

编辑:韦亦玮

来源:广西民族报网,国际旅游摄影网提示转载请注明出处。       

更多精彩内容关注国际旅游摄影网,一个传播旅游摄影的乐园!

[ 责任编辑:国际旅游摄影网 ]
最新评论
加载更多
关于我们| 团队荣誉| 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| 招贤纳士| 联系我们
Copyright @ 2015- 国际旅游摄影网 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客服电话:010-53682893 邮箱:gjlysy@163.com
地址: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站前路11号A112室   邮编:102206
本网站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,如果侵犯,请及时通知我们,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